主页 > 社会

民间故事:花蚊娘娘

时间:2019-07-14 来源:异常一发
民间故事:花蚊娘娘

花蚊

某个时候,太平渡有一个叫阿雯的女子,模样俊俏,人见人爱。

美中不足的是,阿雯只会梳妆打扮,不肯下地干活。

因为好吃懒做,阿雯臭名昭著,年近三十仍无人敢娶。

太平渡有个男子叫阿聪,幼时为孤,平时以打渔为生。

阿聪忠厚老实,奈何家贫,年近四十仍没有伴侣。

“莫非我这辈子就要断了香火吗?”阿聪忧心忡忡,“事到如今,只要是个女的,我都愿意娶回家了。”

阿聪冥思苦想几天,不顾邻居的劝告,上门跟阿雯提亲。

“女人好看就行,耕田犁地、找吃赵穿的活我来干,只要她能给我传宗接代就好了。”阿聪想。

阿雯经常顾影自怜,当她看到阿聪上门提亲时,惊讶得下巴快要掉下。冷静过后,她想:“反正这么多年也没人提亲,看来也是天定情缘,就凑合着过吧,过一天算一天。”

阿聪抱得美人归,因为家中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巴,每天都要起早贪黑下水打渔。

阿雯就像一只花瓶,整天坐在家里,凡事不干,东瞧瞧,西看看,一天就晃过去了。她甚至不煮饭不做菜,连洗衣晒衣都交给阿聪。

阿聪的日子过得比以前清苦,可也无怨无悔,“只要是个女的,就行”。

转眼间,阿聪和阿雯在一起三年了,却始终没有孩子。

当时,太平渡的河道刚疏通,河流比以前宽阔,来往的客商也比往日频繁。客商们操着南腔北调,背来白花花的银子,换走这一方的土特产。

巨变带来了生活便利,也让阿聪忧心忡忡。在他看来,女人没有孩子是随时可以跑的。像阿雯这样的美女,转身就可以随便嫁人。而像自己这样的老光棍,再婚难如登天。

就在阿聪心神不定时,阿雯突然身染重病,昏迷在床。

阿聪请来当地的土医问诊,都摇摇头头说:“这个病不曾见过,你赶紧准备后事吧。”

阿聪无奈,只好把目光投向南来北往的船只。因为,来船不仅有客商,还夹杂着一些江湖术士。

曾有一名术士,上岸后把太平渡里一个已经没了气息的财主女儿救活。

据说,术士把了把那个女孩的脉搏后,从携带的袋子里掏出一根银针,对着女孩的头顶分别刺了三针,不到半个时辰,女孩就苏醒过来了。

“刚才我的四周充斥着黑暗,可突然间好像有无数的蚂蚁爬行和咬动全身,我就惊醒过来了。”女孩苏醒后,幽幽地跟身边的亲人说。

人们都称那个术士是华佗在世,他在太平渡口开了一间诊所。

眼看阿雯奄奄一息,阿聪决定砸锅卖铁向术士求救。

术士来到阿聪家里,看了看阿雯的面相,眉头一皱:“你真的想救她吗?”

阿聪点点头,说她是自己下半辈子的希望所在。

术士:“我可以救活她,可她未必还是属于你的。另外,她可能还会害人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阿聪简单木讷,不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,只顾着下跪哀求术士把阿雯救好。

术士叹了叹气,又拔出一根银针,对着阿雯的头顶刺了三下。

半个时辰后,阿雯就苏醒过来了。

临走前,术士把阿聪叫过去:“你记住了,你娘子害的是心病,她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状况,这才憋出病来的。如果你要永远拥有她,就得一直给她戴这根银针当发簪,只要银针一掉,她就没命了。”

阿聪连连点头,就像鸡啄米。

有一件事,阿聪百思不得其解。术士用银针给阿雯治病前,先用针刺出阿聪大拇指的两滴血,才对着阿雯的头顶刺针。

阿雯病好后,仍然披红带绿,一天到晚东游西荡,不肯做家务。阿聪也没说什么,他只要求她时刻都带着那根银针发簪。

这天,阿雯来到渡口瞎逛时,看到了一个富商。

四目相对,富商也被眼前这个绝色美女看得口水直流。

经过一阵撩拨,阿雯就被富商吸引过去了。她行礼也懒得回家收拾,立马跟富商驾船离去。

阿聪傍晚打渔归来,推开家门不见娘子,才从邻居那里听说阿雯跟人私奔的消息。

阿聪大哭着冲到渡口,驾着渔船顺流追逐。

经过三天三夜的不眠不休,阿聪终于在第四天早上赶上了阿雯。当时,她正跟富商伫立船头打情骂俏。

“阿雯,我们成婚三年,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夫妻之情吗?你怎么说走就走了?”

富商听见阿聪的问话,追问阿雯是否认得那个渔夫。

阿雯担心遭到富商嫌弃,摇头说我不认识这个打渔的,还叫富商赶紧启航。

眼看事已至此,阿聪也心灰意冷。在阿雯走进船舱前,他大喊:“阿雯,既然你我已经没有夫妻缘分,请你把头上那根银簪还给我,它是我的传家宝!”

阿雯听了,二话不说就拔下发簪,扔给阿聪。

阿聪捡起发簪,痛哭道:“你还欠我两滴血,请你咬破拇指再把两滴血还给我!”

阿雯听了,不耐烦地咬破拇指,等渗出两滴血后,狠狠地甩给阿聪:“今后我们谁也不欠谁,两清了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原本丰腴俊俏的阿雯在咬破大拇指后,整个人仿佛漏了气,身体慢慢地缩小,最后变成了一只花蚊,嗡嗡地飞起来。

富商眼睁睁地看着身旁一个大活人瞬间没了踪影,吓得抱头鼠窜,失足坠入水中,扑腾了两下后一命呜呼。

而变成了花蚊的阿雯,恼怒地冲向阿聪,试图叮咬他。

阿聪左躲右闪,还伸手拍打。

诡异的是,一只花蚊被打死了,马上变出更多的花蚊,杀也杀不完。

水上的阿聪招架不住,只好跃进水中,由于花蚊越聚越多,最后也因精疲力尽而溺亡。

村老曰:婚姻是建立在爱情之上的。阿聪为了传宗接代,只要是个女的都娶了;阿雯为了脱单,随便找个男的嫁了。因为追求不一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正所谓“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善良的灵魂万里挑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