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生

繁星|我们村的何姑

时间:2019-07-13 来源:异常一发

我们村的何姑,出身贫农,没上过学,一字不识,但人长得标致。那时候的人,只求不愁吃不愁穿,18岁就嫁到大户杨家,给杨老二做了填房。可不愁吃穿的日子没过上几天,解放了,杨家评了地主,要自己干农活了,老二不会农活,又常年闹病,轻担重担都交给了何姑,她成了杨家长工。

这种日子过了十几年,老二死了。他死了,地主成份没死,运动来了,斗争对象改了斗何姑,她是地主婆。儿子晶晶到了要成亲的岁数,哪个姑娘肯嫁到这样人家来呢?

家里没一点活气,孤独起来,儿子还以骂娘出气。有一天,何姑又哭又喊,说儿子打她,要赶她出门,还挽起裤管露出青一块紫一块给一村人看。村上同情她的人也不少,但像这样的地主家的事怎么说呢?纷纷争争闹了几年以后,女儿出嫁了,晶晶还独身,终于传出何姑要换门庭了,她靠上了一个打了半世长工的光棍木根,好歹成了雇农老婆。

那何姑,人是跑出来了,心里总是惦念那个宝贝儿子,暗地里,她四处托人介绍。但,本来“小地主”已经很难办,再加上打母亲的事一传开,连答腔的人也没了。

又过了小10年,改革开放了,台湾那边有亲友的,纷纷回大陆探亲。杨家小姑姑杨老二的妹妹,也来了。也不知这个女人是啥来头,她一来,乡里有接待,县里有宴请,还有人传她随身带来一茶缸金戒指,见一个亲属发一个,只有何姑没份,她已不是杨家的人了。杨家姑姑回到台湾, 独身侄子成了扶持重点,不断寄钱来,几次一接济,晶晶房子有了,老婆也有了,奇怪,脾气也好了,想到当年那样对待母亲,他内愧,上门想让母亲回家。

何姑看看儿子,什么都有了,人也变了,高兴,自此三天两头往儿子那边跑,木根看不惯,无名火直冒,觉得到底是地主家人,秉性难改,哪里有财气就往哪里跑。不是踢凳子就是摔椅子,脸唬唬的,没事找事。何姑到七十岁,还是转不了运。晶晶晓得了,去找木根评理。木根火上加油,凳子踢了更响。无论是晶晶对木根,还是木根对晶晶,火发在对方身上,气全积在何姑心上,比顶地主婆那会儿都难受。其实,何姑从来都只有“一家人不愁吃,不愁穿”一条要求。她要是不那么标致,要是不嫁杨老二,哪会受这许多窝囊气?

作者:潘国本 来源:扬子晚报

相关阅读